早產兒補鈣用的維生素D價格僅為幾毛錢,如今市面極難尋,家長只好動輒花幾十元甚至上百元買魚肝油膠囊;甲亢病人的常用藥甲巰咪唑片(又稱他巴唑)也鬧起了“藥荒”;3元多一支的心血管疾病常用藥西地蘭“失蹤”,一些基層醫院醫生用廉價常用藥治病救人,要“找關係”外借……
  記者調查發現,由於利潤低,一些藥企不願生產“廉價藥”,而生產價格昂貴的替代藥。這不僅導致患者的合理用藥需求難以得到滿足,更加重民眾負擔,加劇“看病難、看病貴”。專家認為,必須通過政策和行業自律措施確保供應“良心藥”,廉價常用藥才不會“降價死”。
  常用藥“失蹤” 病人需求難保障
  2009年,發改委等9部委發佈了《關於建立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意見》。發改委制定基本藥物全國零售指導價格,在保持生產企業合理盈利的基礎上壓縮不合理營銷費用。這一舉措旨在向藥品市場上部分價格虛高的藥品“開刀”。然而近年來,部分“被降價”的藥品屢屢“玩失蹤”,導致部分群眾購藥需求難保障。
  近期,記者在湖南常德、岳陽一些縣級醫院瞭解到,目前,心血管疾病常用藥西地蘭面臨長期“缺貨”的尷尬局面。
  一位縣級醫院心內科專家告訴記者,“對於心衰患者,要註射西地蘭註射劑,這種藥醫院用了很多年,療效不錯,價格3元多一支,價格低廉。然而,由於利潤低,廠家不生產,醫院很難進得到藥。醫生有時要找關係,才能拿到少量藥品。”
  “這類藥利潤低,就算進了醫院藥店,一些有創收任務的醫生,也不會開給患者。”一位不願具名的醫生說。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西地蘭,作為治療甲亢的常見藥甲巰咪唑片,也鬧起了“藥荒”。記者走訪長沙的部分藥店發現,國產甲巰咪唑片已經斷貨許久,很多甲亢患者“一藥難求”。
  業內人士指出,甲巰咪唑片有著多年臨床使用經驗。由於價格低廉(國產甲巰咪唑片最高零售價為4.9元/瓶),藥品生產企業利潤微薄,甚至沒有利潤,生產廠家越來越少,而且產量較小。
  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兒科主任趙玲玲教授告訴記者,相比成人用藥來說,市場上針對6個月以下幼兒的藥非常少,廉價藥就更少。部分早產兒缺鈣需要補充維生素D,但治療佝僂病的註射劑與口服液經常供貨不足。究其原因,是因為生產維生素D利潤低,製藥廠不願生產。
  “替代藥”價格高 病人經濟負擔重
  “需要的常用藥買不到,買到的常用藥太貴。”長沙市望城區靖港鎮居民高玉梅向記者“吐槽”。
  長沙望城區靖港中心衛生院院長謝澤夫告訴記者,農村糖尿病患者多,需要長期註射諾和靈、諾和銳,兩種都是外資藥,不屬於基本藥物,註射一針要200多元,糖尿病患者一個月註射兩針就要400多元,對於農民來說,經濟負擔很重。
  記者瞭解到,我國糖尿病患者眾多。市場上宣稱能根治糖尿病的藥品廣告隨處可見。但治療糖尿病等不可或缺的高價外資藥卻成為很多病人不能承受之痛。
  一位不願具名的藥企生產商告訴記者,社會有需要,市場沒供給,說明“廉價藥”處於嚴重的“市場失靈”狀態。在基本藥品限價和藥品採購低價中標的現行制度下,企業不願意生產利潤空間小的“廉價藥”,取而代之的是生產“廉價藥”的高價替代品。
  “有些藥換個包裝,換個劑型,起個洋名字,價格就翻倍。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一位醫生說。
  政策扶持和行業自律才能避免“降價死”
  近日,工信部等四部委聯合宣佈,正聯合組織實施“國家基本藥物定點生產試點”,通過招標方式選擇企業定點生產一些用量小,但又是臨床必需的基本藥物,規定統一的醫療機構採購價格,保證定點生產企業合理盈利。
  湖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食品藥品安全信息中心副主任陳光建建議,應從定價機制、醫保制度、招標採購、稅收制度、審評審批等多方面,給予廉價藥生產企業政策傾斜,保證企業的合理利潤空間,鼓勵企業生產供應廉價藥。對於高效必需的常用廉價藥,應納入到“國家戰略物資儲備”的層面,由政府監管或是委托企業生產,保證廉價藥的穩定供應。
  還有專家一針見血地指出,一些經濟實力雄厚的大型醫葯生產集團,也應該自覺擔負起社會責任堅持生產廉價常用藥。只有業界生產“良心藥”成為廣泛共識與實際行動,醫葯生產和銷售“唯利是圖”的不良行風才能得到凈化。
  趙玲玲教授認為,應進一步完善藥品定價機制,不能一味追求低價中標,否則難免出現低價藥“降價死”的局面,讓群眾無廉價質優藥可用。
  新華社長沙2月15日電  (原標題:廉價常用藥如何擺脫“降價死”)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yj93yjdw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